网站首页行车地理探险地理我眼观天下缤纷影像论坛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探险地理
川藏北线赛车之一
来源:原创 作者:缺心眼儿 浏览:
又开始无聊的上班生活了,单位里谁也不知道我们的这次428,也不想对他们说,除了能吹吹牛,没任何意义。社会上几个朋友倒表现出了很浓的兴趣,都双眼放光地说明年一定要参加,到时候才知道是一时兴起还是真的喜欢。
事情也过去了这些天,心情也差不多平静下来了。说真的,是男人就喜欢玩点刺激的,从小时候坐过山车,长大了玩蹦极(成都月亮湾的,38米,不好意思),这些年真就没什么可玩的了,这次活动之前还经常怀念蹦极时那耳边呼呼的风声,现在怀念的是川藏北线那刺眼的白雪,数不清的曲肘弯道,一边悬崖一边山岩的单车道,漫天的尘土,搓板路,遍山的牛羊,内地看不到的天空,拿出扳手帮我们修车的藏民和拿出扳手砸了005号后挡玻璃的藏民……。当然对于007来说,还有那山上滚下来的大石头,如果我们再快一两秒,现在发这个帖的也许就是个灵魂了,我的朋友的一个朋友现在就是这样一个灵魂,他是在凉山遭了的。
现在也就能回回忆了,那就回个忆吧,一路上只顾着向前跑,除了在达玛拉山顶断路的地方照了相外,其他都没有照过,只能用脑子回忆了。
一直自认为平时开车还马马虎虎,毕竟十一年驾龄,但是格桑土登开始驾驶才知道什么叫猛!他把他那路霸3000当成4500。还有一件事,升哥的陆虎来问路,忙乱中指错了方向,因为车上没电台,马上打电话给扎西,叫升哥回头(实属无意哈,升哥)。
4月28日
2006年4月28日,428川藏北线极限穿越挑战赛在成都火车南站附近一个院子里发车,一路无语,到达八美镇看到了土登的漂亮老婆和流着鼻涕的小儿子,接过土登朋友献的哈达,再上路,吃着土登的老丈母送上车的樱桃和煮好的腊肉,爽就一个字。
晚上十点半,到达马尼干戈,第八名。
掏出火机点烟,居然打不着,说是缺氧,找旅店小老板要了一盒火柴,小时候一分钱一盒那种,很管用。
20元一铺的小旅店,一个搪瓷盆子,洗脸洗脚都是它了,管不了那么多,咱本就是一粗人,睡吧,颠了一天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5_3_9fe4f1ff0d35562.jpg
 
 
 
4月29日
一大早就醒了,不是睡醒的,是脑袋痛醒的,传说中的高原反应来咯。拿出兄弟们之前提供的药方,葡萄糖注射液两瓶,红景天药片两颗,白开水一大杯,灌进肚里。
下楼检查车子,蹲下身看底盘情况,谁知道刚埋下头就头晕,摇晃着进旅店,小老板一看就知道什么情况,端出一大碗酥油茶,说:喝,喝下去就没事了。  
咬着牙喝下了半碗,这就是向往以久的酥油茶啊,只觉得一股暖流……一股暖流从胃涌到了喉咙,于是一个箭步蹿到外面阴沟边上,把我的葡萄酒注射液和红景天片一起吐了个干净,我KAO,擦擦嘴,又把药方再拿出来,,,,,,。
不敢吃早饭了,怕再浪费。加油去,只有一个加油站,只有90#和0#,我们加90#,单价5块97,相当于拦路抢劫,还是得加满。加了一瓶燃油添加剂,据说是净化含铅汽油的,出发前某公司赠送的,不知道有没有用处。
再回小旅店,很多人都起来了,十四或十五台车(忘记了),都在检查车辆情况或吃早饭,土登美滋滋地喝着旅店的酥油茶,吃着他老丈母送的腊肉,我只有抿抿嘴,到外面抽烟。
坦克连长也有点高原反应,抱着头猛喝水。
当地一个办孤儿院的活佛来了,之前组委会已经说过此事,比起那些孤儿,我们是幸福的,于是捐100元,一点心意而已。得了一条哈达,拴在战车后视镜上。
今天是爬雀儿山,下午1点出发,没事驾车到前面十多公里的新路海旅游区看看,20块一张门票,只有几个我们428的兄弟,对于我这样没有色瘾的人,实在是浪费钱。还是看了,照了张到此一游的相,出来了,草地上坐下,拿出干粮吃(高反好些了),等待从炉霍和甘孜赶过来的兄弟伙。这时候坦克连长居然拿出一个小高压锅在草地上煮了稀饭来吃,现在直后悔当时脸皮薄,没上去要一碗,哎。
慢慢地新路海外面草地上战车越来越多,时间也快到了。
拿到了德格县旅游局某长的条子,本来下午两点开放的雀儿山,让我们车队1点放行。
土登是藏族人,跟道班的人说着藏话就把车开到了放行杆子的最前面,对我说,我们就排在第一位发车,上雀儿山后根本没办法超车的。
虽然有悖于体育精神(我们应该排第八位),但是佩服他永远争第一的精神,呵呵。
野狼人第二位,023第三位,006第四位……
接下来这一段,本来以为最精彩的,结果我闷了半天,却不知道怎么写,但是这的确是最精彩的一段,我书读得少,写不出来了。新洋说的漂移那是日白的,明明就是甩尾嘛,心尖尖都提到喉咙口啊,这一段是土登开的,我在一边坐着,每一根脚趾头都是紧紧抓着鞋底,那种感觉只有经历了才有体会,晚上再写吧,或者就不写了,想象力比任何文字都精彩。
差15分钟到1点,大家都等不及了。土登更是和守杆子的藏族执勤人员一个劲地说着藏话,估计是催着早点放行。那个道班的藏民肯定也被磨烦了,12:45,出发。 目标:雀儿山。
因为我们排在最前面,不受扬起的尘土影响,也为了尽快甩开后面的车,起步以后就一个劲地冲。
这时候海拔好象是3000多不到4000,而雀儿山垭口海拔是5055米。
几分钟后到达山脚,回头看后面的山路上,蜿蜒如蛇的一条条黄尘带遮天蔽日,连车都看不清楚。这时我不得不佩服土登的先见之明,如果在这样的黄尘后面,即使你的车动力够猛,你的技术够好,但是你看不清你离悬崖有多远,你有胆子超么?(嘿嘿,答案是当然有,023号,后面再述)
我和土登都不说话,眼睛紧紧盯着前方,路霸3.0咆哮着,档位只在1挡和2档之间换,转速维持在4000以上,因为我们怕动力好的车在上山路段超上来,那在下山路段我们甩开他们的计划就泡汤了。
这他妈也叫国道?其实所谓国道,就是一条被积雪和垮石阻得只有三米左右宽的泥石路。这条路在雀儿山的南面悬崖上曲折向上,到达垭口后再从北面悬崖曲折而下,其形状就象羊肠子,没有一截是直的。随着海拔的升高,路两边的冰雪越来越厚,路面也不断遇到暗冰。在过一个曲肘弯时007号在暗冰上猛烈地甩尾,方向几乎失控,我提醒土登挂上四驱,安全第一。谁知他干笑两声,说,挂上四驱影响动力,后面全是4500,V8,不能被他们追上。
我KAO。
也许是后面的048不熟悉路况或者求稳吧,我们到达垭口5055米的时候,回头的几个弯道看不到任何车辆。
垭口的两端挂满了藏民祈福的经幡,那是藏民祭拜山神的。土登用藏语大声地念着祭拜山神的话,念完后对我说,山神会保佑我们的。
这就是新洋说得神乎其神,玄乎其玄的雀儿山?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现在我连高山反应也没有出来。一时间豪情万丈,我突然想唱歌,略略一想,就高声唱上了:是谁带来,远古的呼唤,是谁留下,千年的期盼,难道说还有,无言的歌,还有那久久不能忘怀的眷恋,哦~~~我看~~~见~~~~~~我~~看~不~见~~~~
神啊,请赐予我氧气吧。缺心眼儿现在更缺的是氧气。
土登在一旁一脸坏笑:“你娃第一次进高原,还要在雀儿山垭口高歌一曲,佩服佩服。”
我决定再KAO。
开始下雀儿山了。
一路把牙齿咬得紧紧的,前面说过,每一根脚趾头都是紧紧抓着鞋底的,不时还要回头看后面有没有车跟上来。这一回头不要紧,却看见后面一路黄尘盘山而下,速度那叫一个快。
这是哪个疯子啊?管不了了,对土登说:快,有车追来了。
土登连头也不回,只问一句:是哪个。我说:看不清楚。
然后就是减档,轰油,这年头,谁怕谁啊!
3.0的车下坡路用二档轰油加速,别笑话俺,这是在海拔4500左右的雀儿山腰上,三档软绵绵的象老头伙撒尿,没劲。十多分钟后,后面传来了最不想听到的喇叭声,回头一看,023号大切的超车灯正得意地一明一暗,我日,谁让人家是4.7的大切呢,打灯,让路。
一路黄尘从车旁呼啸而过,我和土登心里都酸溜溜地不是个滋味,昨晚在小旅店辛苦策划的战术就此失败。
4.7就是4.7,加速,过弯,再加速,几个回合以后,我们居然看不到他们的屁股了,023车手的弯道技术真TM好(建议023车手写点什么,好让大家学习提高,明年再去实践)。
管他的,老二这个位置一定要保住才行。根据行前的分析,广东的80都是升了底盘的,这个赛段不是他们的强项,不用担心。陆虎不敢像我们这样跑,他们不心疼我都替他们心疼。至于老6切,发动机是厉害的,没ABS是实在的,也不用担心。其他车从昨天跑的情况来看,亡命徒就数006了,不过现在后面很远都看不到车影。
绵绵不绝的曲肘弯道,还要不时地躲开路面上一些不大不小的石头,白雪和阳光还是那么剌眼。说实话,从一开始就没有害怕过川藏北线赛车,但是现在已经有些麻木了,到底是哪里来的这么多弯道啊。周围的景色还是那样的美丽,跟网上或电视上那些“好摄鬼”拍的一模一样,但是我们已无心欣赏,只管闷着头前进,再前进。
突然眼前一亮,023号大切停在前面路边,昨天坐我们车的央视老韩正架着机器对着我们拍。于是减速靠边,伸出脑袋刚要问怎么回事,023车手李智从车侧边窜了出来,两眼放光地对我们说:妈哟,两根后减都遭了。对他来说,比赛就是比赛,把减震跑报废也是一种享受,瞧他那兴奋的表情,除了一点遗憾,更多的是意犹未尽的享受。
老梁从后备箱伸出脑袋说:只带了两根备用前减,没办法了,你们先走,你们先走。说完对我们挥挥手,让我们继续前进。我说了句:你们小心,江达等你们。然后出发。
刚刚跑过几秒钟,我和土登都嘿嘿笑起来了,谁说的天上不会掉馅饼啊?纯属谣言!这不就掉下来一个第一名吗!刚才还麻木的心情一下子又精神起来了,这次可不能再让煮熟咯的鸭子又挥瓜了。
人一要有了精气神,没怎么觉得就下了雀儿山,沿江而上,虽说路面不怎么好,也很窄,但是刚从雀儿山上下来,这又算得了什么呢?一路上把路霸3000最大的能量都发挥出来了,基本上属于能跑多快就跑多快。
过德格,穿金沙江大桥,顺利到达江达县城组委会指定的宾馆(80元/间,没热水洗澡)。
20多分钟后,海南的033柴油陆巡来了,据说023比他们先来,去找减震了(这小地方怎么找得到大切的减震啊,事实证明没找到),没到宾馆报到。
因为明天赛程轻松,200多公里到昌都,爬达玛拉山而已,所以心情也轻松了许多。土登逛街去了,我找到一个网吧,进TOM越野基地看了看我们出发时的相片,然后吃饭,休息。
此间,扎西的098到达,这厮的左前窗机坏了,等于一直摇下近二十公分玻璃开到江达。把帽子摘下,除了帽子罩着的一圈头发和眼珠子是黑的,其他地方(包括衣服和皮肤)全是一个颜色,灰的。对了,咧开嘴还有一口大板牙不是灰的,当然也不是白的(嘿嘿,烟民嘛,开个玩笑)。
按下不表,明天继续。
5_3_f7f522b7e1e22c9.jpg
 
 
 
4月30日
赛前计划:今天这段路对于007来说没有任何优势,除了发车位第一,还有亡命的精神。但是如果遇到其他车也是亡命徒呢?天知道!
早上七点或八点发车,记不住了,新洋哑着嗓子在大叫:记住按路书指明的路线走,翻越达玛拉山有冰雪,一定要注意安全。
007不用在前面加塞了,我们当仁不让地排在了第一位发车。
按新洋的说法,他的“跑”字还没有喊出口,我们已经没影了。
这段路正在修,路基已经平整出来了,碎石路面,估计明年就修成了柏油路面了,这可是最后的晚餐了,柏油路面比赛谁还跑到西藏来比啊。
路面虽然已经平整出来了,但是最万恶的是数不清的小桥拱,高出路基30—50公分,隔不了一两百米就有一个。注:这是因为西藏长年有山上化下来的雪水,为防冲坏路基,在路面下修的过水洞,现在只修了路基,没有修路面,因此留下几十公分高的桥拱。待路面修好,这些桥拱则和路面一样平。
刚开始我们还在每个桥拱前面点一下刹车,然后通过,但是发现每一次过了桥拱以后提速太慢,这对于我们的路霸3000来说,动力损失太大,时间损失也太大,这样要不了一会广东的陆巡80就追上来了。
我于是对土登说,检验你的路霸的减震性能的时候到了。咬咬牙,在每个小桥拱前面不仅不点刹车,还减档加速,冲。每次前轮冲上桥拱,然后腾空,后轮过桥拱,前轮再重重地落地,车头闪两闪,又射出去了。
可惜的是前面没有摄影记者拍下这么刺激的画面,不然428又可以添上浓重的一笔。
嘿嘿,极速飞车也就不过如此吧,事后检查,只是把车上的香水座颠掉了而已,其他没任何损伤。在这点上路霸3000是可以肯定的。
007跑得正欢快,我们的五藏六腑也颠得七晕八素的时候,突然车后面传来了警笛声,怎么回事??
回头一看,066号陆巡80追上来了,要超车呢。也~~~~~这哥们装上警笛吓唬咱啊。无奈啊,同是丰田的种,人家是陆巡4500,还升了底盘的,咱是北汽路霸3000,就象八路军抗日,咱哥们玩汉阳造,人家提的三八大盖,没法比。(最终胜利的还是八路军)
于是打灯,让路。郁闷中!
一会儿,006号三菱V73又追上来了,在他们前面压着拼了一段路,他一直紧贴在后面鸣笛要超车,拼不过。
再次打灯,让路。再次郁闷中!!
还没跑多远,前面一个施工路段堵车了,紧贴着前面的006和066停下,松了一口气,总算没被甩下太远。
这时候,007和006都亲眼目睹了改装陆巡的越野本领。066前面堵着的是一辆工程东风车,右边是一大堆乱石,左边是一个路沿土坎,大概有五六十公分高。
只见066前轮向左一转,慢慢靠上土坎,猛一轰油,陆巡的车头已爬上土坎,接着回过方向,一轰油,车尾也上去。
越过东风车,前面下坎的地方更高一些,大概七十公分吧,066斜着车身,右前轮先慢慢落下坎,然后猛一轰油,那么大一个陆巡,一窜就下来了。
然后就只看见一股黄沙绝尘而去,留下006和007还在东风车后面干着急。
KAO,古人说的,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原来说的是真的~~~~
两军对阵有时候并不是矛尖盾固就能取得胜利,还得讲究个天时地利人和。066利用它超强的越野性能翻坎而过,我们也不能在这里干等啊。土登急忙忙下车跑上前面看个究竟,原来是工程车在准备运砂石。土登是藏族的“人和”优势又发挥作用了,他用藏话跟对方说了几句,那工程车就停止装运,挪到前面让我们先行了。
006和007又重新射了出去,目标直指066号陆巡。
漫天的灰尘笼罩着007,昨天我们一直在前面跑,现在才知道跟在人家后面吃灰尘的滋味是多么不爽。幸好路霸的密封性还行,但就是这样,我们在车里也觉得呼吸非常难受,鼻孔里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挠挠似的,而且干燥得想把水灌进去润一润。
这身体上的不舒服还可以忍受,驾驶的困难就只能让人诅咒了。前面的视野里,除了灰尘还是灰尘,路边上连一根毛也没有,想找个参照物也找不到,路面上有坑还是有石块,全都不在自己能控制的范围。只能在灰帐中麻起胆子冲,几次想超006,又超不过,这让我越来越怀疑路霸的3.0是否有水分。
跟了一段路,栽了几个坑,又碾了几个石块以后,担心没有备胎要当"山大王",还是恨恨地减了速,等006甩下我们近一公里路了,我们才能看清路面情况,继续前进。
不知不觉中,突然驶上了一条崭新的柏油路,一下子心情就爽起来了,一点灰尘也没有,路面平整,标志线清晰。
刚跑了几百米,一下子又觉得不对,路书上没有柏油路啊。马上拿出路书一查,果然跑错了。应该在上柏油路的路口左转,翻达玛拉山。
于是掉头,上山。
本来以为这又将是一段磨难,结果却跟想象的不一样。路虽然窄,却不是特别烂,没有多大的灰尘,最舒服的是弯道虽多,但不是那种180度的回头弯,和昨天的雀儿山路比起来,跑这条山路相当于打牙祭了。
没什么说的,飙。
飙了好一阵,前后都没有看到一辆车。好不容易遇到一个骑摩托车的藏民,土登用藏话问对方:前面像我们这样的车过了几辆?藏民伸出一个指头:过了一辆。只一辆!?呵呵,肯定有一辆从柏油路跑了。
平白从第三名进入第二名。
天上真的会掉馅饼啊!
今天的赛段冠军现在只有一个对手了。 一想到这里,信心又爆棚了。不管是066还是006,一定要追上。海拔越来越高,周围除了草坡上找食的乌鸦和天空中盘旋的老鹰,看不到任何活动的东西。我们越跑越纳闷了,这里不是无人区啊,怎么连平日遍山的耗牛都看不到呢?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对头。
海拔4200了,路边上已经有很多积雪,路面上偶尔也有暗冰了。周围仍然什么也没有,除了007发动机轰鸣的声音,一片寂静。不知道转了多少个弯,终于远远地看到了一辆越野车停在前方,车头站着两个人。哇,那分明是006的浪迹天崖和天边的拖鞋嘛。
在这种地方这个时候,看到人影就好象人饿极的时候看到面包的心情,006虽然是竞争对手,也不胜欣喜。
靠上前去一看,原来是006在过一个冰槽子的时候,右前轮卡在两块冰槽之间的冰缝里了。
所谓冰槽子,就是山上流下来的雪水把路基冲陷下去宽五六米深几十公分的沟,然后在陷下去的地方结成了冰。现在已经四月末了,冰槽底部有些化了,006一碾过去就陷下去了。
下车,搬来了几块片石,浪迹天崖在车上前后不停地挪,我和拖鞋在车轮前后挪动的时候寻机把片石塞下去,慢慢地就把车轮垫起来了。
在大家一二三的呐喊声中,006咆哮着冲出了冰槽子,在前面靠边停下。浪迹天崖也下车来,帮我们看着过冰槽的路线。土登迅速上车,挂上四驱,在大家手势指示下,一次顺利冲过。
我们没有停下,直接开到了006的前面,继续前进。006紧跟在我们后面。
10:15,我们到达达玛拉山顶了。我特意看表记了时间的。
组委会经过研究决定,很多赛车都没有按照路线跑,这完全是他们失误造成的,因此今天的成绩只计算爬上达玛拉山顶的五辆赛车,不以先到昌都的时间计算成绩。
呵呵,007又捡了一个第一名。
5_3_ebfe6c3292b7a39.jpg
 
 
 
5月1日
今天的赛段平均海拔约4500米,路书距离775公里,实际根据007的里程表显示至少850公里以上。没有一寸柏油路,除了炮弹坑,还是炮弹坑,除了搓板路,就只剩下泥石路了。
007号本赛段计划:争取20个小时完成比赛,中午12点以前土登驾驶我睡觉,12至18点我驾驶土登睡觉,以后根据身体状况轮换。根据油表指示,到巴青加一次油。昌都宾馆的叫早电话4:50就响了起来,5分钟内搞掂洗漱,然后到停车场检查车子状况。哦哟,居然有四五辆车的车手都已经在停车场做准备工作了。
007号右前胎缺气,其他正常。离天亮还早,顾不得那么多了,马上驶出宾馆,找加气的修车铺。敲到第三家修车铺的时候,醒眼惺忪的老板骂骂咧咧地拿着加气管出来给我们加了气,怎么说也不愿意卸下轮胎检查到底什么原因漏气。就这样将就了吧,愿上天保佑。
编队,6:00,GO。
刚一出昌都城,就是一条盘山而上、只有一车宽的羊肠小道。由于大家都还没有拉开距离,尘土扑天盖地,前车那隐约的尾灯就是唯一的参照物。根本没有办法超车,小心翼翼地跑了一段,忽然发现后面048号野狼人的车灯没有跟上,回头一望,在我们后面100多米远一个急弯处,048号车头斜斜地向左边山体侧栽着,车灯已成了独眼儿。
出了什么事?急忙停车,呼哧呼哧地跑回去。只看见,048号车两边各伸出一个脑袋,主驾野狼人一脸无奈地操着难懂的香港普通话说:灰尘太大了,什么都看不见……。领航员小狼女似乎有点吓着了,什么也没说,本来很白的脸,看起来更白了。绕着048看了一下,没什么大问题,在视线不清的情况下,野狼人可能想尽量靠着左边山体走,却不想滑进路边的排水沟里,左侧车头下面的钢护板托底了,左前轮悬空。
这时003号炮弹飞车及其他几辆车的车手都赶到了,大家围在一起,迅速统一了施救方案。炮弹驾003号在后面用拖绳拉,车头由人力抬起来,避免损伤048的底盘。它的底盘这几天饱受磨难,已经经不起折腾了(048号是北京现代途胜,底盘较其他越野车低,在马尼干戈的时候就发现底盘有不明异响了)。在大家“前后夹击”下,048顺利倒回路上。
因为施救048号用了20来分钟,和前面的几台车已经拉开距离,天基本上亮了,视线也清楚了。我们加快速度追赶,不一会儿就翻过这个据说叫珠角拉的山口,向山下一望,还是跟前两天一样,数不清的回头弯。但是极目望去也看不到前面的几台车,天,这么多弯道他们就已经跑得没影了。看来这帮家伙没一个是吃素的!得加油,坚持,再努力。如果我们今天能压着023和006得到赛段第一名,那总冠军岂不……, 嘿嘿,反正现在是土登驾驶,我的休息时间,闲着也是闲着,YY中……。
正沉浸在YY的快感中,刚刚拐过一个下陡坡回头弯的007突然剧烈摇摆起来,土登侧着上半身紧紧抓紧方向盘转左,尽力让赛车向山体靠过去,急刹使ABS发出了咔咔咔的声音。车终于在离山崖还有三四十公分的地方停住了。急忙下车一看,KAO,右前胎爆了。万恶的修车铺老板,今天早上为了一点瞌睡说什么也不给我们卸下检查。一个不经意的疏忽,差点酿成大祸。万幸中一个深刻的教训,如果当时土登注意力不集中,方向盘没抓紧,007将在一秒钟内向右冲下这至少落差500米以上的山崖。
玛尼玛尼轰!阿弥陀佛!阿门!
换备胎吧。在海拔4500以上的高原换备胎,那叫一个累。等我们把六颗螺丝全都扳紧,两个人都累得直喘粗气,不得不坐在车里休息一下,等大脑供氧基本正常了才着车出发。因为刚才的虚惊,使我们领略了川藏北线的凶险,也许一个不经意的操作失误或者意料之外的机械故障,就会让你抱憾428挑战赛甚至命丧高原。今天赛程艰苦,保护赛车不出故障瘫在路上,安全跑完全程就是胜利——统一了这个意见之后,我们放慢了下山的速度,不在回头弯玩所谓的漂移了,进弯前就点一脚刹车降速,过弯后再减档加速。虽然这样过弯速度降低不少,但是这样跑起来心里踏实,总比爆胎或者出现故障耽搁更多时间有利。
这一路基本上都是沿山而建的一辆货车宽的土路,因为还没有到雨季,并没有出现传说中的塌方断路情况。而现在赛车都已经拉开了距离,除了超车时,车轮扬起的灰尘对我们并没有什么影响。下午1点左右,我们跋涉了290公里到达丁青。找了个修理铺补胎,看到准备的干粮所剩不多,顺便采购了蛋黄派、盒装奶、矿泉水若干。换人,我坐上驾驶座,土登吃干粮,休息。
过了丁青,进入藏北腹地,赛道两边基本都是西藏牧民用石块或木栅栏围起来的草场,遍野都是数不清的牛羊。偶尔会碰到几头牦牛在路中央悠闲地散步,这时候只能拼命地摁喇叭,然后绕开。山上的雪融化后汇成小流顺坡而下,隔不了多远就有一截被雪水冲塌的路段,有的地方只有两三米宽,有的地方汇成河流了,有十来米宽。刚开始的时候一下水就减速,看着水浅的地方用一档慢慢通过,俗话说摸着石头过河嘛。慢慢熟悉了这种路况,知道里面的水不会太深,再加上我们换胎补胎耽搁了不少时间,于是也就不减速了,找准路线一头就扎进去,到岸边一脚猛油,赛车咆哮着就冲出来,然后又是一路狂飙,冲向下一个水坑。
远远地看到一股黑烟在前面蜿蜒,犹如《西游记》中的黑风怪出洞。这不是033号海南的柴油版陆巡4200还能是谁?主驾知至存修,这哥们为了这次428挑战赛在网上和大家讨论后才买的新车,现在连牌照都没有上。跟在033号后面那可真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黑烟夹着尘土扑面而来,什么都看不见不说,那呛人的气味就让你下决心一定要超它(藏区的0#柴油品质值得怀疑)。想超它可不容易,尽管它里面坐了四个人,行李把车屁股都压得下沉了,但是它仍然速度很快,即使是上坡路段也显得劲道十足。我们咬着牙,紧紧跟在它后面,不停地摁喇叭,闪光,可是他们却加速冲起来想甩开我们——这是比赛嘛。
没办法,007动力不够,只能紧紧地跟在他们后面,继续享受黑烟和尘土。前面是一个不太高的缓山坡,公路顺坡势修了几个大回弯蜿蜒而上。033在前面继续猛冲,我们看了看两个大回弯中间夹着的草坡,看到有依稀的车辙印迹,此乃前车之鉴也。于是车头一拐,冲出公路上了草坡,顺着车辙印左转右拐,几下子就开到了大回弯上面的公路上,走了条捷径。
回头一看,呵呵,033还在我们后面差不多一公里的弯道上飞驰。坚决不能再呼吸他们的黑烟了。于是007号一路狂奔,连续又超了好几辆赛车,不知不觉,巴青到了。
按赛前计划,在巴青加油站加了油。顺便问了下加油站工人看到我们这样的赛车过去了几辆,回答说两辆,都是在这里加了油的,刚刚过去十几分钟。根据我们一路超车的记忆,这两辆赛车应该是006号V73和088号陆巡80。这两台牛车今天从昌都出来我们就没有看到过。
眼看着天就要黑了,路书表明,剩下的260公里赛程几乎全是搓板路面。已经在路上颠了一整天了,一路吃的干粮和冷水让胃非常难受,可谓人困马乏。现在拼的是赛车的耐力和车手的意志力。做为一个普通人,一辈子能有几次机会这样狂飙川藏北线啊,怎么着也要对得起自己的428梦想吧。
有了目标就有了动力,007又踏上征程。剩下的路程几乎全是搓板路,就和家里的搓衣板一模一样。在这样的路上跑,二、三十迈的速度那是享受,一摇一闪的象坐轿子,但是到达那曲估计得明天中午了;四、五十迈的速度那叫难受,颠得人五脏六腑都要移位了,但是这个速度安全;我们保持在八十迈以上,全速冲,这样反而感觉不到颠簸。但这时候踩急刹车方向是肯定会失控的,轮胎在搓板上没有抓地力,所以得万分小心,双手一定要握紧方向盘。
途中,看到006号V73停在路边,停车一问,原来爆胎了,水箱也开锅了,把车上的矿泉水都加到水箱里了。我们找遍了全车只找到两瓶,都是只剩下一半的,于是给他们一个半瓶。浪迹天崖说只有088号陆巡在前面没多远,刚过去二十来分钟。
看到我很累了,土登说换人,由他来追088号,于是我坐到副驾上休息吃干粮。
刚跑到一个不知名的小镇,突然听到底盘下面发出嚓嚓嚓的响声,心里顿时一紧,离那曲还有200多公里,车子可千万出不得问题啊。急忙下车检查,原来是油底壳下面的钢护板后端的螺丝全颠掉了,钢护板拖在地上发出的声音。现在必须把前端的五颗螺丝卸掉,把护板扔到后备箱里去。屋漏偏逢连夜雨,我们车上没有相同型号的扳手。急忙讯问旁边围观的藏民,这时一个藏族汉子二话没说回家拿出几把大大小小型号不同的扳手来,帮我们卸下护板。感激涕泠!
不一会儿,天完全黑了,根据里程表的显示,我们离那曲应该还有240公里左右,估计能在晚上12点到达。经过一整天的颠簸,没有吃过一口热食,我和土登现在已经疲倦到了极点了。土登不停地叫我说话,随便说什么都行,这样大家都能提提神,连一个我自己不觉得好笑的笑话他都会很夸张地哈哈干笑。如果我闷起不出声,估计他开着车都要睡着。就在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时,土登突然一个急刹,前冲力使安全带把我的锁骨都勒得生痛。定睛一看,前面的一座水泥桥居然是断了的,再前进七八米我们就栽进河里了。
我们两个借着车灯的光急忙到桥两边探路。河有十多米宽,水不太深,就是不知道河底的情况,如果陷在里面那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这时候023号大切从后面追来了,老梁和李智看到此情况也下河探路。黑灯瞎火的什么也看不清楚,土登急忙叫我上车,挂上低速四驱,就从桥的右侧冲下河去。023号也不示弱,从桥的左侧也冲下河去了。我们很快就淌过了河水,可是在河滩上有几米宽的软泥层,车子在软泥层里左冲右突,待冲上路基,只看见023号已经在我们前面扬长而去。
受不了了,是谁把3.0排量和4.7排量分在同一个组别!
还有天理吗??
还有王法吗???
023扬起的尘土逼得我们放慢速度,等他们跑远些了,我们才又加速猛冲。雀儿山段超越023夺赛段第一告诉我们,任何时候都不要放弃,他们这个时候还不是跟我们一样疲倦,车子也一样饱受磨难。谁知道天上会不会又掉馅饼呢?
可是,我们刚刚起这个念头,磨难却落在了前两天一直刚健地陪伴我们的路霸3000身上了。007号刚刚转过一个不算大的弯道,就突然在搓板上左右乱窜,差点冲出路基。土登凭着丰富的经验迅速地转动方向盘,终于使车子在路面回正。我以为土登太疲倦了在走神,就要求换人。我刚驾着驶出几百米,一脚点刹,车子又在搓板上乱窜,幸好速度还没有多快,回了几把方向盘,停住了。
我对土登说:悬挂有点不对头喃,检查一下。拿着手电下车一检查,我KAO,左后减全是油,报废了,郁闷啊。还有二百来公里的搓板路呢。
尽管头都大了,还是得继续前进。咱哥们啥时候拉稀摆带过?再说了,即使想拉稀摆带又能怎么样,在这荒无人烟的藏北高原,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气馁无异于自杀。再也不敢跑快了,我不断试着跑自己能够控制的速度,结果发现超过50迈就是危险速度。那就保持在40迈跑吧,前面两千公里都过来了,两百公里算什么?这个速度本来就是在搓板路上最难受的速度,再加上减震坏了一根,那个颠簸劲可真是没法用文字来形容了。呵呵,这时候土登居然发出鼾声睡着了,实在是佩服他老哥。
四周一片寂静,CD是没法播放的,又没人陪我聊天,渐渐地我也撑不住了,上下眼皮不断地亲密接触。半个小时后,实在不忍心,可还是推醒了土登,又换人。可恨的是我没有土登那份福气,如此疲倦却怎么也睡不着。迷迷糊糊中不知过了多久,土登又要求换人。抬腕看表,快11点了,看了看里程表想算一下离那曲还有多远,脑子却象是浆糊糊着似的,如此简单的数学题怎么也得不出答案。那就不算了,跑到那曲就是答案。
麻木地加档,减档,过弯,一切都象是机械式的,再没有前两天的激情四射了。三四十公里过去了,路上除了007晃动的灯光,再也没有任何在移动的物体,连野狗都没看到一条。
又经过两次换人,已经凌晨两点了,我正驾驶着路霸3000在一座山顶上颠簸着,突然看到对面有车的灯光照过来。天啊,终于看到有人了,我一边摇下车窗一边兴奋地叫醒土登。土登睁眼一看,近乎于怒吼着叫我快关上车窗。说在这个时候在这个地方,你怎么敢随便打开车窗招呼人(以前在藏区发生半道抢劫内地司机的事,呜呼)。对面来的是一辆亮着顶灯的出租车,在离我们一百米左右的地方突然停下了,从车上下来一个人在路中央向我们走来。
心跳急速加快,车速却迅速放慢。我调整方向,让灯光能照着来人。仔细一看此人身上的衣服,KAO,是咱428的兄弟,023号车手李智。
原来他们已经到那曲一会儿了,第一个到达的,巡洋舰088是第二个到的。这里离那曲只有二十分钟的路程,我们是第三名了。他这是打出租车回去接另一辆车005,005车只有主驾和领航员,没有副驾,现在已经顶不住了。
正在路边和李智说话间,011号陆巡80从后面冲了上来,呼啸而过。
KAO,第三名转眼就变成第四名了。顾不得跟这哥们道别,我们急忙起步,想追上去。可是刚一加速超过60迈,没有后减的车身就乱晃动,又不敢踩刹车,我们俩只好骂着脏话,恨恨地降低速度,牙齿咬得嘎嘎响。
转过几个弯道,眼前出现了一大片灯光,那曲,藏北明珠,咱428的哥们儿来了。十分钟后,公元2006年5月2日的凌晨两点三十分,经历了将近21个小时的颠簸,007号到达指定的那曲宾馆。
先前在路上疲惫不堪,现在却兴奋得睡意全无,只可惜周围都看不到一个酒吧,甚至连内地常见的通霄营业的大排档也没有。现在来说,胜利的时候没有酒,这才是最郁闷的。
后记:至下午两点半,大部分赛车都赶到那曲。然后编队进军拉萨,在布达拉宫广场列队通过。
5_3_c9c454774a10af1.jpg
 
蜀ICP备10203843号    私人地理  版权所有